和学姐偷情

    天气越来越冷,洗澡就变成一件很痛苦的事了。

    因为女友抱怨我都没时间陪她,我便辞掉便利商店的工作,好增加俩人见面的机会。他今晚约了女友要看电影,所以一下课就连忙先回来洗个澡。但是这波寒流实在太强了,他不情愿的带着盥洗用具,和几天来换下的脏衣服跑到浴室,却在浴室门口和人对撞了一下。

    我赶忙退后一步,一看原来是住在楼梯上来转角处那个小房间的三年级学姐李玲玲。她刚洗完澡出来,因为卸下了隐形眼镜,视线模糊,我也太过于急躁,两个人才会撞上。

    玲玲身高才155 公分左右,肉倒却是不少,因为还年轻,我撞上的感觉发现她的身体还很有弹性。她没戴眼镜,瞇着眼睛搞不清楚遇到的是谁,我便先开口道歉说:“对不起!学姐。”

    玲玲听出来是我,笑着说不要紧,回房间去了。

    浴室中水汽弥漫,我进到里面,先将脏衣服洒上洗衣粉,然后泡在水桶中,又将身上的衣服也都脱下一起浸泡,才拿起莲蓬头,开始洗澡。

    正冲着热水,却看到澡缸边上放着一条女用三角裤,蓝底小圆点,不禁好奇的拿起来看一看,哎哟!这内裤还真时髦,又小又薄,正面剪裁成V字的形状,上头还缝着一只小巧的蝴蝶结,我的脑海浮出实景,这裤子恐怕穿起来只有一个箭头大小。不用说!这应该是刚刚的玲玲留下来的,我真是怀疑,胖胖的玲玲如何穿上这件小内裤?老实讲他的确无法想像!

    不过这内裤的样子实在诱人,管它是谁的,他拿在手上翻来覆去的把玩着。要不是马上就要和女友见面,说不定他会先打上一枪。

    等我洗好澡,打开浴室门透透新鲜空气,拿过方才泡好的衣服在洗脸盆里搓着,男生的洗衣服的方式总是这样随便打发。

    开了水龙头,呼呼的冲着水,门外有人说话。

    “学弟,我拿个东西。”

    是玲玲。她走进来,到浴缸边东张西望,却找不到的样子。

    “找这个吗?哪!在这里……”我将那条小内裤递给她:“我已经顺便帮你洗好了。”

    玲玲一下子羞得满脸通红,接过内裤,说了声“谢谢!”,比蚊子的声音还小,赶快逃回房间里去了。我作弄成功,得意的笑了笑,收拾好衣服,拿到阳台去晾,然后就出门赴约会去了。

    到了晚上十一点快到了才回来,一上到六楼顶,刚好玲玲的房门打开,她端着一个酒精壶走出来。

    “还没睡?学姐!”我说:“这幺晚了还煮咖啡啊?”

    玲玲看见是我,脸又红了。

    “是啊……还要唸书,”她嚅嚅的说:“期末考要到了嘛。”

    “你泡什幺咖啡呢?也请我喝一杯吧!”

    “好啊……曼特宁,好不好?”玲玲说。

    “好的,好的,”我说:“我放一下东西,马上来。”

    我回房换了一件舒服的短裤,又去敲玲玲的门。玲玲打开房门让他进去,这房间真小,大约两坪不到,玲玲和我一样,除了床之外,只有一张矮桌,平时就坐在地板上。

    桌上的酒精灯已经在燃烧,我也坐到矮桌边,看见玲玲桌上摊着几本书,她这时戴着一副普通眼镜,拿了支笔咬在嘴里,面对书本疑惑的思考着。我拿过一本来看,商用统计学。

    “期末考还有两个礼拜,不是吗?”我说。

    “不行啦,我这门是重修的,又都读不懂,要早一点准备。”玲玲回答。

    水开了,逐渐浮上来淹没咖啡粉,玲玲将酒精灯熄灭移去,让咖啡重新沉下来,然后给自己和我都倒了一杯。

    “你有修统计吗,学弟?”她边舀着小汤匙边问。

    “有啊!”

    “那你教教我这一题好不好?”

    “我看看,”我说:“我也不一定会。”

    那是一题机率分配,由动差母函数导出原动差的问题。我的确不怎幺会,两人就干脆坐得近一点,一起研究起来了。玲玲对这门功课实在抓不到重点,一会儿之后,我已经算通了,她还是对着算式想半天。

    我喝着咖啡,看着专心的玲玲。其实玲玲的面貌还算不错,大大的眼睛戴着眼镜,嘴唇稍大而且厚,脸蛋儿圆圆的,仔细的看会发现皮肤很好,虽然不白但是很细很光滑。

    因为都这幺晚了,她只套着一件浅灰色的家居服,可能是她比一般女孩子多肉的缘故吧,本来应该宽宽松松的家居服,她穿起来竟然前凸后翘,可惜的是中间比较没有腰。我不禁想起那件小三角裤来了。

    “不知道她现在穿的是什幺?”

    我又坐得离她近一点,问:“还没想清楚吗?”

    她摇摇头,仍然在思考。我假意安慰的拍了拍她的肩,却就将手留在她肩上没有收回去,起先玲玲也没留意,后来才发现我一直贴过来。

    “学弟……”

    玲玲的心碰碰乱跳,自从自己变胖以来,不知多久没有男生肯这样亲近她了,这学弟不是有女朋友吗?……怎幺还……?

    我假装没事,继续跟她说着算式的内容,玲玲哪里有在听,我的手已经移到她的腰上去了,她只觉得一阵酸软无力,看看我,他却是一脸正经的还在说着解答的方法。

    我的手慢慢的用力,她就跟着贴到他身上,然后那只手又回到她肩膀,沿着她的肩,脖子,到头发上拨弄着,等到我都讲完,再问她:“懂了没有?”

    “学弟……”玲玲又说,这时整个头都已经靠到我肩上了。

    我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搂着她,说:“我们继续看……”

    玲玲怎幺还有心思继续看,她脑海中现在是一片紊乱。

    忽然,灯光全灭了。

    “停电吗?”我自言自语。他将酒精灯点着,然后跟玲玲说:“怎幺办?不能看书了!”

    玲玲仰着脸看他,说不出话来,他伸手取下她的眼镜,就着摇曳的灯火端详她,她双眼迷濛,一张脸又红又烫。我就吻了上去。

    她让他吻着,不知道该如何是好,我贪婪的在她唇上吸吮,又费了很大的劲才撬开她的牙齿,伸舌到她嘴里,她还是没有动静,不过也没有反抗就是了。

    我让她躺下来,一面吻着一面动手,自她的腰部缓缓的向胸部摸来,玲玲仍然没有动作,只是身体在发抖。后来,我就摸到乳房了。

    这对乳房真好,又肥又大,十分有弹性,和其她几个女孩子的大异其趣。我先是沿着乳房的周围划圈,然后慢慢缩小范围,快到顶峰时又划着出去,这样来来回回的逗着她。

    玲玲仍然一动不动,但是呼吸越来越急促,所以胸脯快速的起伏着,惹得一对大乳房也动荡不安。后来,我攻上了顶端,并且有力的揉动着,玲玲终于“嗯……”的发出声音,嘴中的舌头也搅动起来。

    我见她开始有了反应,就更加积极起来,他从嘴唇吻到她的脖子,还在脖子上啮出吻痕来。

    “老实告诉你,我是吸血鬼……”他跟她开玩笑说。

    “哦……吸血鬼……哦……”她才不管他是什幺,她已经融化了。

    我的手从大乳房上移走,去摸玲玲的大腿,她的腿和胸部一样多肉,我一摸上去,她的一双腿就又直发抖。我将她侧抱着,再隔着衣服摸到她的屁股,那两片臀又圆又厚,摸在上面十分弹手,他流连了一会儿,就伸进家居服里去了。

    他仍然在腿根深处摸着,从内侧到外侧,又轻又柔的交互抚弄,玲玲一直“啊……啊……”的轻唤,再接着,他就又摸上她的肥臀,这次没有任何的阻隔。

    我的手指头顺着三角裤的缝边移动,这裤子的质料很软,他继续走着,来到三角形的最下端,他再略为用力深入,接触到很温暖的一条肉缝,然后就留在那儿。

    玲玲被人摸到神秘地带,自然的双腿夹紧,使得我不好动作,我想将她双脚打开,她紧张的搂着他说:“学弟,我怕!”

    我坐起来,将她的裙子撩起到腰间,玲玲赶忙翻身怕被我看到正面,那圆滚滚的屁股正好尽入眼底。两团又翘又鼓的软肉,绷着一条浅紫色三角裤,将臀部托得紧紧的。我先在上面摸了一会,双手用力,要将她翻正。

    玲玲扭捏了好一下子,还是让我给翻过来了,正面的景观更好看,那裤子的正面是透明的,我讶异的看着,没想到这胖妞的内里竟然这样新潮。

    只是我有一点怀疑,从三角裤的透明部分看去,好像没有看到玲玲的毛发,不过这反正也不重要,他撑开玲玲的腿,用指头在那最丰腴凸出的地方摸着。

    这次玲玲的反应强烈,挺动着臀部,双手要来抓我的手,被我挡着了。

    “不要……别……摸那里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别再摸了……啊……怎幺这样……啊……不行……求求你……啊……学弟……啊……不……不……别伸进去嘛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    我已经从裤底缝伸进去了,玲玲的阴户早就湿得乱七八糟,还有一点就是,玲玲真的没有毛,一根都没有。

    “啊……啊呀……不要啊……嗯……嗯……轻……轻点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怎幺……啊……会舒服……啊……好舒服……学弟……你……你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好奇怪啊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别……啊……”

    我在她光溜溜的阴蒂,阴唇到处乱摸乱挖,真是新奇的经验。玲玲已经神智不清了,所以后来我要脱掉她的家居服时,她一点意见都没有。

    她上身是一件白色的胸围,因为她的乳房太大,所以胸围是全罩杯的那一种,软软薄薄的,看得到突出的两点,我将它也脱掉,露出像大香瓜一样的奶子来。我一手握了一颗,姆指和食指同时在硬硬的乳头上揉着,它们就更挺硬了。

    我摸了一阵子,突然将她抱着扶坐起来,然后自己站起到她面前,玲玲仰着头看他。

    “帮我脱裤子。”他说。

    玲玲不知道该怎幺做,只好顺从的解开他的裤带,拉下拉炼,那短裤自然的滑下来了,我又催着她来脱内裤,内裤一被拉下,直挺挺的阳具“突!”的弹出来,就刚好在她面前点着头。

    她惊讶也很好奇的看着,我拉过她的手来摸鸡巴,她害怕的握着,紧张得双手发抖,那鸡巴在她手里不免胀得更大更硬。

    我忍耐不住了,他再次推倒她,一手拉下她的三角裤,伏身上去。玲玲知道要发生什幺事了,恐怖的闭上眼睛,等待男人的侵入。

    接触之后,玲玲又惊讶奇怪,那下身传来的感觉,竟然不是原先所预期的痛苦撕裂,而反而是舒美的满胀感,我已经闯进来了。

    玲玲奇怪的张开眼睛,发现我也正在看她,他们鼻尖对准鼻尖相望着,房间内酒精灯微弱的灯光,还真罗曼蒂克。我又来亲她,而且开始了下体的抽动。

    “哦……”玲玲喉头吐出难耐的声音,同时闭上双眼,双手抱着我,表示她的满意。

    我的鸡巴插在玲玲里面,觉得又紧又热,虽然玲玲的分泌只是普通,但是依然十分滑畅,我享受着龟头和穴儿肉摩擦的美感,并不急着快抽。玲玲也觉得美极了,没曾经历过的感官快乐一波波的涌来,这是她从来都想像不到的。

    “啊……啊……学弟啊……真好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好学弟……怎幺会……这幺舒服啊……嗯……嗯……”

    “学姐喜不喜欢……?”

    “喜欢……喜欢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你真好……嗯……”

    “那我要插快一点了哦……”

    “好……好……插快……一点……哦……哦……真好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更美了……好弟弟……爱死你了……好舒服……好美啊……哦……哦……”

    玲玲更入佳境,露出骚态来,我故意作弄她,停在外面不肯进去。玲玲把个大屁股用力向上乱挺,就是迎不到鸡巴。

    “弟弟……别这样……”她也知道我使坏:“进来嘛……好不好嘛……”

    我见她浪得厉害,又骚又嗲,其实胖女人也有媚处,于是鸡巴一挺,又插到底,而且马上奋力的干插个不停。

    “啊……对……对……真好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弟弟……真乖……姐姐娣?

    玲玲快要高潮了,我更快马加鞭,送她一程。

    玲玲到了,她高潮的时候反而叫不出声来,张大嘴巴,双眼失神,腰杆悬空,穴儿紧缩,一副昏死的模样,我放慢速度,等她回过魂来。

    她终于吁了口长气,幽幽的说:“我的天,真舒服,这……就是高潮吗?”

    我奇怪的问:“你没高潮过吗?”

    玲玲点点头,忽然间,灯光大亮,电又回来了,她羞得躲进他怀里。我又再慢慢动起来,同时低头啜着她的乳头。

    “嗯……嗯……”她尝过甜头,现在受用起来。

    我插了几十下,忽然又拔出鸡巴,将玲玲翻过身来,要她趴跪在地板上。玲玲翘高屁股,低下腰身,别看她肉感十足,全身可是软若无骨,这个趴下翘臀的姿态硬是迷死人,浑圆结实的屁股,干净无毛的小穴,我看得忍受不住,赶快又凑上鸡巴,“啧……”的一声,全军覆没。

    “哦……”

    现在的玲玲又骚浪又肯叫,使得我马不停蹄的奔腾着。

    “嗯……嗯……好深啊……弟弟真棒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姐姐美死了……哎呦……每次……都插到……人家……啊……最深……的……嗯……地方……啊……要美死人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    她断续的浪叫,听得我越来越捉狂,一阵暴烈的冲刺之后,俩个人都来到崩溃的边缘。

    “啊……啊……弟弟……完了……姐姐又……完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    “我也……要射了……”

    她们同时一起抽蓄,玲玲又出现那种昏死的样子,趴在地板上。我鸡巴头猛胀,他将它抵实花心,一番喷洒,也泄了出来。

    我抱着她躺下来,享受事后的温存。玲玲告诉他她以前的故事。

    原来念玲玲国中的时候就发育得很好,身材亭亭玉立,高一她认识了一个男朋友,在一次意外的机会,俩人发生了亲蜜关系,结果那时玲玲痛死了,又有罪恶感,便一直埋怨那个男孩子,不肯再见他,同时也不接他电话。更后来,她索性将自己养胖,让男生不再对她有兴趣。

    “结果,”她说:“谁知道你这大色狼还是来欺负人家!”

    “他就没有再找你吗”我问。

    “他有时还会打电话去我家……”玲玲说:“反正我不接,所以很少了。”

    “嗯……”我不置可否。

    “现在你弄了人家,”玲玲狡滑的笑着:“你必须要负责……”

    “我……我……负责……?”我慌了手脚。

    “瞧!死没良心的,算了……”玲玲啐着他说:“你觉得我应不应该重新接受他呢?”

    “那得看你是不是还喜欢他?”

    玲玲笑了笑,也没回答。过了一会她才又说:“不过,我要先恢复以前的身材才是。”

    我倒是赞成。

    “你觉得……”玲玲又笑了,她伸手去摸着他的鸡巴:“这是不是一个很好的减肥运动呢?”

    我当然觉得是,只要她不是硬要嫁给他。

    这一夜,她们俩人几乎没睡,天亮的时候,我要回房去,玲玲说:“我的统计学,你可必须要教我到期末考结束哦!”

    “我会死的。”我愁眉苦脸。

    “不会的,”玲玲吻着她:“你不是吸血鬼吗?”

    我自作自受,只是一脸苦笑……

     

     

    【全文完】